茄子抖音

“你也看出来了啊,”白马探笑了笑,“上帝弃之不顾的,应该指新约圣经中不受神所祝福的‘山羊’……”

静了两秒。

池非迟没吭声,等着下文。

白马探有些无奈,他以为池非迟会有兴趣将推理接下去的,算了,他来说,“信上的‘上帝弃之不顾的儿子’,也就是小山羊,山羊在英文中叫做Goat,而小山羊则是Kid!幻影是phantoKid the phantonbsp;thief……神出鬼没、犹如幽灵一般不具实体的小偷,怪盗基德,不过,你为什么那么肯定不会是基德?”

池非迟扫了白马探一眼,很快收回视线,“跟预告函风格不符,基德的预告函都是白色卡片,虽然不排除怪盗基德想换个风格的可能,但信的内容也不是基德的风格,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偷,不会只在末尾留一个这么简单的暗号,应该通篇是暗号。”

现在白马探应该已经知道了怪盗基德的身份,问他这句话,就是在试探他知不知道。

毕竟他和黑羽快斗关系那么好。

果然,身为侦探,怎么都改不了喜欢瞎好奇的毛病。

白马探抬手摸了摸鼻子,刚才池非迟那一眼很平静,但他怎么隐约感觉到一丝鄙视?

是觉得他的试探幼稚?

还是觉得他想不明白‘这不是基德’,而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是前者,池非迟肯定知道点什么,甚至看穿了他的试探。

闲适恬淡文艺少女

如果是后者,那池非迟大概还不知道黑羽快斗是谁。

偏偏,池非迟的神色、语气、目光没有一丝变化,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小动作,实在难以分辨是哪种情况。

他又担心试探太过会惹池非迟生气,而且直觉告诉她,再试探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算了,他不好奇了不行吗?

“没错,这确实不是基德的风格,那个家伙虽然喜欢说一些文绉绉的话,但不会这么规矩,甚至有些跳脱,对吗?”白马探直视着池非迟。

说完,自己也有些语塞。

明明之前想好了不试探的……

不过,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啊!

不行,怎么能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呢?

“嗯,”池非迟像是没听出白马探的言外之意,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看基德以前的风格,确实不会这么规矩,这封信给我的感觉,像是……嗯,一个四五十岁的人写的。”

白马探垂了垂眸。

如果池非迟知道怪盗基德的身份,他说到‘跳脱’这个词,池非迟肯定会下意识地想起黑羽快斗,从而想到他知道了黑羽快斗的身份。

不管是思索怎么帮忙掩饰或者思考怎么办应对他,都会有一个明显的‘思考、联想’的过程。

就算脸色、语气能控制得没有一丝变化,要是池非迟知道黑羽快斗的身份,接话也不该这么快,一般人会慢上大概一两秒,反应快一点的人,至少也会慢上0.5秒吧?

除非池非迟的思考速度快到他超乎想象的程度,不然的话,应该对怪盗基德的身份还不知情……

思索了一瞬,白马探很快收回思绪,“我也是这种感觉,而且怪盗基德只对偷宝石感兴趣,不会发出这种没有宝石可以偷窃的邀请,而就算偷窃,基德也会光明正大地暗示自己盯上了某个东西,不会连任何指向都没有。”

“还有,信上边缘的金色纹路,质地是金属,不是印刷图案,也没有笔刷刷上去的痕迹,”池非迟平静接过话,“而且纹路有断点,应该是把金子融化后、用模具烙出来的花纹,这更不像基德的风格。”

他甚至怀疑,这种信纸原本就留在黄昏之馆里,被这次的犯人找到后、拿来用了。

白马探笑了笑,神色认真起来,“没错,更像一个很讲究的大富翁,信上留的地址,是半个世纪前去世的大富翁乌丸莲耶的黄昏之馆,你应该听说过那个事件吧?很多人死在了黄昏之馆……”

池非迟回想了一下,原意识体的记忆里,并没有听别人提过这件事,“乌丸家我听说过,不过那个案子没有。”

白马探一愣,随即又了然道,“大概是你父母常年在国外,没有跟你提过,其实这件事很多社会名流都听说过一点,曾经在黄昏之馆死了不少人,可以说那就是个大型的凶杀现场,我想去看看那个黄昏之馆,看看那个连署名都冒充他人的、见不得光的家伙到底是谁,要是基德听说有人冒充他、想做什么坏事,应该也会过去,这绝对是一场有趣的聚会……不过,我原本还想带着华生去,以免出什么意外,你也知道,飞禽有时候能帮上很大的忙,不过看华生现在这样子,是没法带它去了。”

池非迟突然想起来,黄昏之馆的剧情里,直升机就是白马探让华生送信出去、才被叫来的……

当然了,他相信,就算没有华生去报信,那群侦探也能脱身的办法,死不了。

“非迟哥,你打算去看看吗?真要说起来,乌丸家的家徽就是乌鸦,跟你很有缘呢,”白马探眼里多了一丝深意,“如果你要去的话,我现在就给信上留的号码打电话。”

“你想试就试。”池非迟无所谓道。

现在已经晚上10点多了,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或者对方是熟悉的人,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对方,多少有点不合适。

但要的就是这份‘不合适’!

对方会不会接电话?不接电话可能是哪几种原因?接了电话,那边是什么环境?对方的状态如何?……这些都可能搜集到一些有关于对方的信息。

白马探特意提到‘现在打电话’,就是这个用意。

“看来你也明白了……”白马探失笑,拿起桌上的信,起身去旁边的座机前,照着信上的号码拨通了电话,顺便拿出自己的怀表。

池非迟也想知道白马探能不能得到什么线索,也起身跟了过去。

白马探抬头看了池非迟一眼,按下了座机上的免提键。

“嘟……嘟……”

“喂?请问是哪位?”电话那边传来年轻女人迷糊的声音。

白马探在电话接通的时候,垂眸看了一眼怀表上的时间,语气含笑道,“我是白马探,这么晚了还打电话过去,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今天白天收到一封邀请函,邀请我去黄昏之馆做客,信上留了这个号码……”

“对,”那边的女声道,“那么白马侦探打电话过来是……”

白马探直接道,“我有一个朋友听说了这件事,他也很感兴趣,我想问问能不能带上他一起过去?信里附上了200万日元的支票,又特地提到‘智慧’这样的字眼,我想你们应该是有什么事想要拜托我调查吧?他也帮警方破过不少案子,是个很有能力的人,过去说不定能帮上忙。”

“这样吗……”女声顿了一下,“我明天给您答复,您看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白马探客气道,“那就不打扰了。”

“好的。”

挂断电话,白马探转头对池非迟道,“应该是女佣,让我在意的事有两点,第一,是她接起电话的时间,听她的声音,之前应该在睡觉,从被吵醒到接听,只用了47秒……”

“说明她没有别的工作,至少近期没别的工作,任务只是守在电话前。”池非迟简洁道。

“没错,第二点,是她说明天再给我答复,或许是主家已经睡下了,或许不在她附近,她一时联系不上,真是可惜,本来想试探一下邀请人的情况的,看这情况,她可能也不知道多少吧,”白马探有些遗憾地感慨,又对池非迟道,“信上的邀请时间是9月29日,到时候我们在哪儿碰面?”

“打电话吧。”池非迟道。

“那上午9点钟我打电话给你,这样可以吗?”

“行。”

两人约好碰面方式后,池非迟没有久留,开车离开后,在路上放慢车速,给灰原哀打了个电话。

一个是为了问一问灰原哀有没有回去,要是没有的话,他过去送一下灰原哀。

得到的回复是,阿笠博士已经去接人了。

再一个,他也是为了看看车里有没有窃听器之类的东西。

要是车上有窃听器,窃听器会发出电波、干扰通话,通话时就会有杂音,这也是最快、最方便的鉴别方式。

今天先有一个跟踪他的爱尔兰威士忌,又让柯南搭了车,最后又见了一个同样好奇心旺盛的高中生侦探,他实在不放心。

好在,通话正常,没有杂音。

挂断电话,池非迟将手机放到手边,看路开车,“非赤,非墨,离9月29日还有几天?”

窝在副驾驶座上的一蛇一乌鸦:“……”

唉,什么也别说了……

“主人,还有两天……”

“主人,9月29日就是后天……”

“嗯。”

池非迟应了一声。

这个‘难题’他真的没法解决。

因为今天是1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