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2ios国内载点1

乔刚看见这人,故意装作意外模样,“呦,王队也在!”

王队反问,“乔队,我怎么不知道今晚有任务?”

对付黄志强那套在他这行不通,乔刚只能解释,“接到线人举报,说是李志豪可能躲在这里,这不,我过来看看!”

王队呵斥,“李志豪不在里面,你赶紧走吧!”

乔刚不理会,“来都来了,不看一眼怎么行?”

王队严肃道:“你还想硬闯?”

乔刚尽力争取着时间,“职责所在,没办法!”

王队提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李志豪这个案子,现在是我在负责!”

乔刚神色如常的应对,“不是咱们单位的事,是天州那边的协查通报,李志豪卷进了那边的一宗案件,我过来协查!”

王队皱眉,“协查?谁的命令?”

乔刚按照赵东的吩咐开始搅混水,“关新昌。”

王队诧异,“关老板?手续呢?”

唯唯的美妙私房

乔刚冷静答复,“关老板秘书亲自打的电话,手续马上就到!”

王队脸色冷峻,“那就是没手续?”

乔刚平静说,“兄弟单位,总得给个面子。”

王队拒绝,“不好意思,关老板的面子,在我这不好使!”

“没有手续,你也进不去!”

乔刚开始和稀泥,“那我让秦秘书亲自给你打电话?”

王队不厌其烦,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道:“乔刚,你脑袋被门夹了么?”

“这里是天都,你拿天州的老板压我,想干嘛?”

“里面有老板在谈事情,你要是再敢捣乱,别说关老板的秘书,就算关老板亲自来了,也保不了你!”

乔刚半步不退,“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我也没办法!”

正说着,身后有车跟进!

一群人下了车,齐刷刷的站在了乔刚的身后。

王队眼睛眯紧,“乔刚,你别犯浑!”

乔刚视线上扬,“让开!”

黄志强挥手,山庄的保安也跟着上前!

对峙的功夫,王队低声提醒,“志强,乔刚就是来找麻烦的,别冲动!”

“让你三舅出来,先把人弄走,我觉着事情有点不对劲!”

“李志豪该不会真的过来了吧?”

黄志强也正有此担心,狠狠瞪了乔刚一眼,跑去打电话!

乔刚看了看时间,在心里呢喃道:“东子,我真是尽力了,你要是再找不到人,那我可就没办法了!”

……

与此同时,山庄内。

赵东从窗外翻进了二楼的男厕,简单整理了一下衣服,洗了个手,大方走出洗手间。

走廊上也有不少人,都是山庄的保安,一个个神色严肃。

看见赵东,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赵东半点不怯场,随手招呼过来一个服务生,“你们这里有没有感冒药,方老板身体不太舒服。”

服务员应声,急忙去找。

赵东走向保安,掏出一根烟道:“借个火!”

点完烟,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兄弟,辛苦了!”

保安受宠若惊,“应该的!”

服务生找来一盒药,赵东没接,“再送点温水,一起拿进去!”

说完,他跟着服务生,径直走向门廊深处!

七拐八绕,一路畅通无阻!

半路的时候,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与他擦肩而过。

赵东的神色半点不见异样,跟着服务员一起进了包厢!

……

服务员率先开口,“方老板,这是您要的感冒药?”

屋内有人诧异出声,“我们没要感冒药!”

说着,有人已经发现了赵东,“你又是谁?”

包厢门口站着两个人,反应极快,一看就是练家子!

开口的同时,他们已经擒向赵东脖颈!

赵东来不及观察屋内情况,短暂交手,一触即分!

正打算报明来意,忽然就听有人呵斥,“住手!”

听见这个声音,两个男人齐齐后退,但仍是一脸防备!

赵东转身,目光落向包厢正中,脸色变了又变,苦笑道:“你就是方老板?”

对方更意外,“小东,你怎么在这?”

赵东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更加没想到,朱静嘴里的方老板竟然就是方想!

只不过,方想为什么会跟黄志强等人搅在一处?

赵东直觉这事透着蹊跷,包厢里人不少,他又不敢当面询问!

方想一个示意,让人去包厢外守着,然后才解释,“说吧,你怎么过来了?”

赵东拉过椅子坐下,“还是你先说吧!”

方想调侃,“怎么,信不过我?”

随着他话音落下,包厢里的两个男人齐齐从身后靠近!

赵东眯眼,身体瞬间绷紧,将一根筷子抄在手里!

方想苦笑,“行了,他是赵东!”

“真动了手,吃亏的可是你们!”

两个男人显然听过赵东的名字,一瞬间就放下了防备,“怪不得身手这么好!”

包厢里的气氛瞬间回暖。

赵东有些摸不着头脑,“方哥,这到底什么情况?你搞什么名堂?”

方想还是不松口,“你先说说,你为什么会过来。”

出于信任,赵东只能先开口,“一个叫朱静的记者叫我来的!”

方想诧异出声,“难道朱静说的案子,跟你有关?”

赵东点头,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方想解释,“行了,别瞎想了,我过来就是办这件事的!”

赵东狐疑,“你早就知道这件事?”

方想苦笑,“我要是早知道,还能瞒着你?”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原来你老家就是靠山镇的。”

“这事闹的,如果不是莫老板出国考察,我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要是知道这事跟你有关系,哪用得着朱静来出头?”

赵东追问,“到底怎么回事?”

方想解释,“朱静跟我说了举报信的事,我答应帮他落实一下,这才跟这边有了接触。”

“结果没成想,这丫头今天上午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她已经来靠山镇了!”

“这不是胡闹么?”

赵东皱眉,“那你是因为朱静才来的靠山镇?”

“方哥,你们该不会是……”

不怪他诧异,以方想的身份,竟然会因为朱静的一个电话突然下访!

这事怎么都透着蹊跷!

方想急忙摆手,“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先不说这个,朱静呢,她怎么没亲自过来?”

赵东回归正题,“我也是为这事来的,朱静可能遇见麻烦了!”

方想脸色都变了,“麻烦?”

赵东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

方想听完,脸色逐渐凝重,“小东,你可能要闯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