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蜜桔app会员

“叶梵,你方才说,你有个疑问,是什么?”凝眸思考了一下,夏东扭头问叶梵道。

大家的目光投向她,苏亮的目光更是亮了一下,期待她又会发现他所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能让他更加完善这个血迹喷溅模拟。

“对啊,叶梵,是不是我这个模拟有哪个地方数据遗漏了,还是弄错了。”

“我很赞同苏大哥做的这个模拟,虽然吻合度达不到百分之百,甚至不到百分之九十,但是两张图谱的对比,可以佐证,死者死时是仰躺的,而不是站着,所以衣服上那块污渍是因为站着被压在彩墙或是壁画上这个可能可以完排除。”

叶梵手中拿着笔,隔空虚点着那个模拟画面,目光专注认真,声音严肃无波道:“但是,苏大哥,你遗忘一点,我从死者右大腿上印下来的那个手掌印。”

苏亮神色猛地一震,只听叶梵又问道:“苏大哥,对那个手掌印做过检测了没?是否能套取到指纹?”

“钱千。”苏亮看向钱千,他负责几项最重要的检测实验,钱千算是他的助手,负责一些比较细碎的技术检测工作,那个从死者大腿上印下来的手掌印就是他负责的。

钱千点了下头,从旁边拉过来笔记本,点了几下,投影布上便换成了叶梵用保鲜袋印在死者大腿上,并用笔在反面描绘出来的手掌掌形照片,还有钱千做的手掌印检测报告。

“我在保鲜袋上确实套取到一组指纹,但因为保鲜袋没有粘沾性,虽然叶梵做得很细致,但印取到的指纹细碎不成型,无法识别。”钱千有些失望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当时的环境……叶梵,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怕叶梵失落自责,常队赶紧安慰道。

叶梵并不会如此玻璃心,她早就预料到,没有专业的工具,物证的采集保留不可能然无损。

“没事,虽然套取不到完整的指纹,但是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证明,凶手行凶的时候是没有戴手套的,只是在杀人之后装尸运尸抛尸才戴上手套……”说到这里,叶梵脑中一闪而过些什么,可惜闪得太快了,没有抓住。

天台清纯死库水美女

只得暂时抛开,继续说道:“而且我要说的,不是指纹的问题,而是凶手是在什么情况下,抓着死者的大腿。”

“咳咳……”现场响起了一片咳嗽声,虽然告诉自己心无挂碍,但是男同胞们还是忍不住咳红了脸。

苏亮这个技术宅,心思倒是最纯,猛地一拍自个的手掌道:“我明白了,我明白我这个模拟图形遗漏了哪一点。”

他重新将那个模拟图放出来,用投影笔点在女模型的垂下的右腿上道:“当时,两个人的姿势,凶手应该是这样抓住她的大腿,用力,所以死者的腿是翘起来的,裙子的卷度也有所不同。”

“对,一点细微的不同,都可能造成很大的偏差。”

叶梵点了点头,将脑海里的影像说了出来:“案发时,凶手将死者放倒在地上,或者是桌面上,右手抓着她的大腿,裙子被卷了起来,这时,死者或者是受制,或者神智不清,凶手趁机,拿起凶器,砍下死者的头颅。”

说着,她的眉头皱了起来,道;“就是这里不对劲。”

随着叶梵的话,结合模拟图谱,众人的脑海里也有了具体的影像,只是,有些有碍观瞻,再瞧瞧人家小姑娘,目光那个叫纯净严肃,衬得他们心思太过猥琐了。

“哪里不对劲?”苏亮问道。

“当时,如果是这样,当时凶手是用右手抓着死者的大腿,那么,他拿凶器就是左手……”

“凶手是个左撇子?”常队眼前一亮。

“有可能,但我的疑问是,就算这人是个左撇子,在那样的环境下,他用单手就能砍下一个人的头颅,那么这个人的力气有些突破寻常人的范围了。”叶梵手指轻扣着桌面,沉吟着道。

人的身体既是脆弱的,也是坚硬的,就算是常年杀猪剁骨的屠夫,古时砍头的刽子手,他们要一刀干净利落地的砍下一个人的头颅,也是需要双手持刀,使出身的力气,这还得是那些力气惊人,手法专业的人才能做到,很多都是一刀砍不下来,要多砍几下。

而且不管是屠夫,还是刽子手,用的剁骨刀,行刑刀都是厚重大型且锋利无比。

按照之前对第一案发现场的推测,该是处于或者附近处于公共的区域,凶手是怎么将器带在身边而不被人发觉,退一万步讲,凶手因不得而知的原因能将这般的凶器带在身边而不引人怀疑。

但是她之前推断,凶手不是有预谋杀人,如果是这样的凶器,那么,什么地方能让凶手随手拿起这样的凶器?

种花国对管制器械管理得非常严格,除了特殊工种工作需要,是不允许持有大型杀伤力武器的,何况还是能随手拿到。

那些做影视工具的,唱戏练武的,持的武器别说锋利的,基本都是不曾开封,伤不了人的。

叶梵将一点说出来让大家分析,心中暗思,除非这个人跟她一样是个修练之人,或是修武之人,就算是这样的人,也得是个高手,起码就算是陆君语的身手,也做不到这一点,或许得像她舅舅那般才能做得到。

“这确实是个很大的疑问,人力有限,单手的力道更有限,就是我以前部队里的兵王只怕也很难做到这一点。”常队拧着眉头道。

叶梵说的时候,苏亮就在电脑上忙碌着,此时他顿住了动作,然后道:“根据叶梵方才提到的手掌印,我大略修改了下数据模型,但是吻合度依然达不到要求,我有感觉,所欠缺的一点,就是凶手单手杀人的问题,一定不是我们所想的这么简单。”

“嗯,杀人凶器也是一个问题。”夏东示意大家看他出的尸检报告汇总,道:“死者脖颈断口太过干净利落,我模拟了各种器具,以目前世界上人类最大的力量标准,无一能造成那般的利落的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