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会员软件下载

【 .】,精彩免费!

这次是只响了一声,好像是有来信息了。

是谁给夜殇发信息呢?

会不会跟刚才打给夜殇的手机的是同一个人?

蓝草天生就是个好奇宝宝,有了疑问之后,她心痒痒的,就想看看那手机里的秘密。

侧头看着身边熟睡的男子,发现他双目紧闭,呼吸还是那么的均匀,蓝草稍稍放心,咬着唇,轻轻的挪他搁在自己身上的手脚……

不料,这厮搁在她身上的手脚就好像是长在她身上似的,无论她出多大的力气就是没办法搬动半分。

“该死!”蓝草咬了咬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用力去推夜殇健硕的身体,“喂,夜殇,的手脚能不能不要像八爪鱼一样搁在我身上?我很难受知不知道?”

话音落下,也许是她愤怒的喝斥让某人听见了。

他的手脚居然离开了她的身子,翻了个身,背对着她继续睡了。

蓝草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掀开被子下床,绕到床的另一侧的柜子拿起夜殇的手机……

“可恶,居然设置了开屏密码。”蓝草懊恼的哼了哼。

五官精致漂亮mm拿棒球耍酷图片

密码是多少呢?

蓝草开始冥思苦想。

这一刻,她脑海里居然出现偶像剧里男女主角猜对方手机密码时用的套路。

比如,这厮会不会用他的生日做密码?

可他的生日是多少呢?

蓝草头大了,跟他在一起这么久,她居然不记得他的生日,或者从来就不知道他真正的生日是多少。

那么这个密码,会不会用自己的生日做密码呢?

既然他不要脸的宣称自己是他的女人,那他总会记得自己的生日吧?

想着,蓝草尝试的输入了自己的生日,结果密码错误。

不知道为什么,蓝草的心刹那间有一丝失落……

密码错误,代表自己在他心中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女人,一大早的,不穿衣服的站在我面前,是在魅惑我吗?”一道慵懒的声音从蓝草身后响起。

蓝草的背脊一僵,徐徐的回头看,却对上了那双迷人的眼睛。

“,醒了?”蓝草把手机返回原处,然后很自然的转身面对床上的男人。

不想,就在她转身的刹那,那男人眼睛里忽然一亮,所迸发出的熟悉光芒让蓝草脸开始发热……

夜殇欣赏着她白皙的脸庞渐渐变成粉红色,心情顿时大好,“看来,让光身子睡觉,是我醒来后收获的最大福利。”

光着身子?

蓝草这才意识到他说了两遍的一个关键词。

她低头一看……

“啊!”蓝草发出了一声尖叫,下意识伸手去拽那张盖在某人身上的被子,打算用来遮盖自己没穿衣服的身体。

可恶!

都怪他,昨晚,就算在怀疑她有可能怀孕的情况下,还继续霸占着她陪他滚床单。

这一滚,就两个回合呢,让她累得连穿睡衣的力气都没有,就沉沉的睡去了。

虽然光着跟这厮睡在同一张床上也不是第一次了。

可蓝草总觉得这次自己窘死了。

因为现在她所站的位置,就是在夜殇躺的床的那一侧。

她光着身子背对着床,就意味她刚才就是用屁股对着那个侧躺在床上的男人。

而此刻,她同样是光着身子转过身来,一下就将她的身子曝光在某人的眼皮底下。

难怪这厮的嘴角笑得那么暧昧呢。

夜殇握她揪着被子的小手放到嘴边轻轻印下了一吻,“怎么?是不是觉得早上的我特别有魅力,所以才会用这一招魅惑我?”

蓝草回过神,继续拽住他身上的被子用力拉。

没办法,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能蔽体的被子了。

不过,夜殇似乎故意要欣赏她此刻的窘态,勾着笑容,却在暗暗使力,使得她无法扯动被子的任何一角。

蓝草恼了,一下松开了被子,干脆把女人的敏感抛到脑后,然后双手并脚的趴上床,直接压着某人的身子滚到了床的另一侧,动作麻利的钻到被子下面去,只留出了她的一颗小脑袋……

“呵呵。”夜殇淳淳的笑了,他帅气的一个翻身,手脚又一次搁在蓝草身上,让她动弹不得,“老婆,大清早的,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跟我展开一场晨间运动吗?”

“谁跟晨间运动啊。”蓝草白了他一眼人,然后嫌弃的推了推他,“喂,好重,快起来。”

“我不要,我觉得这样子抱着自己的老婆挺舒服的。”夜殇有些孩子气的把她抱得更紧。

蓝草被他两条手臂勒得生疼,不悦的拍打

他的肩膀,“谁是的老婆,可不要乱说。”

“我们已经登记结婚了,不会又不承认了吧?”夜殇轻笑着问。

“夜殇,有完没完?我都心知肚明,那次我稀里糊涂之下和做的婚姻登记是我不能接受的。”

哼,跟一个英文名为“魔兽”的男人结婚?

她是脑子坏了才会承认那次的婚姻登记他是来真的。

跟她表现的烦躁不同,夜殇轻松惬意的抚摸她的小脑袋,安抚说,“好了,别吵,再陪我多睡一会。”

“还睡?”蓝草不爽的打了他胸膛一记。

这几天?”夜殇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尖,“我说老婆,我们现在的活动范围都在这枯燥的地下室里,我们不睡觉,能干嘛?跟滚床单吗?呵呵,虽然我不介意,但是我还是很节制的,不希望太过劳累……”

“夜殇,的手机刚才有来电,信息也来了好几条了,快查看一下吧,免得错过了什么重要的电话。”蓝草一口气的说了出来。

“原来刚才偷看我手机,是想查看有没有女人给我打电话啊,呵呵,看到为我吃醋,我好高兴。”夜殇说着,俯首就攫住她的双唇吻了又吻……

“唔……”蓝草喘息着,好怕真的会被他带着再来一轮滚床单,于是使出浑身解数要挣脱他,

夜殇蹙眉,瞪着眼前一脸不情愿的小女人,“大清早的,非要这么扫兴吗?”

蓝草不甘示弱的怼回去,“要不是满脑子都是滚床单的思想,我的抗拒会让这么扫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