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草莓視頻

慕迟曜点点头:“嗯,帮我洗澡。”

“啊……”

“有问题?”慕迟曜挑了挑眉。

言安希很诚实的回答:“有问题。”

慕迟曜忽然凑近了她,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脸颊上:“有什么问题?我的身体,不仅见过,而且还感受过……”

言安希脸上一红,但却嘴硬的回答道:“我没有任何感受,我……我我那天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再来一次,让切身体会一下?”

言安希的脸红得几乎快要滴出血来了,忍不住伸手推了推他,可是一碰到他身上结实的肌肉,她就又缩回了手,像是被烫到了一样。

他简直就是无赖,在耍流氓!

“好了,”慕迟曜忽然说道,“我的伤口不能沾水,我现在又不方便动作,这房间里除了,没有其他人了,所以,就吧。”

他说完,转身就往浴室里面走去。

言安希吓得赶紧闭上眼睛。

如梦如幻清纯美女好似梦蝶恋花

天啊,他什么都没有穿啊……

她闭着眼睛,有些结巴的问道:“我……我我现在,现在给去……去……去放水。”

“谁说我要用浴缸了?”慕迟曜说,“花洒在那,快去给我拿下来。”

言安希简直是要哭了,慕迟曜分明是在拿她寻开心,折腾她。

咬咬牙,她知道自己越是害羞越是不好意思,慕迟曜就越是心满意足。

管他的!看就看了!他是她的老公,合法丈夫,有什么不能看的!

言安希狠狠心把花洒打开,细密的水珠洒了出来,慕迟曜就站在她面前,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言安希就是程都目不斜视,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手不要太抖。

她一直都屏着呼吸,连气都敢大喘一下,浴室里雾气袅袅,她的鼻尖也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好在后面的时候,慕迟曜也没再为难她。

言安希也一直注意着,不要让水碰到他的伤口。

“好了。”言安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连忙把花洒一放,都不敢再看慕迟曜一眼,逃也似的跑出了浴室。

由于地滑,她又跑得太快,还差点摔了一跤,幸好扶住了门把,才没有丢脸。

言安希清楚的听到身后传来慕迟曜低低的笑声。

她一气,回过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慕迟曜淡然的回看着她,嘴角还挂着笑意。

看着言安希跟逃命一样跑了出去,慕迟曜嘴边的笑意越来越大了。

言安希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越想越觉得慕迟曜就是一个大流氓。

她回到卧室,却发现老管家,和家庭医生都恭恭敬敬的站在沙发那里,见她出来,点头问好:“太太。”

其实老管家一点都不老,也就五十岁的年纪,很有一种英剧里面城堡里的管家一样,又绅士又低调。

言安希有些不好意思,她刚刚是从浴室出来的,而慕迟曜在浴室里,也不知道管家和家庭医生在这里站了有多久了……

不会都听到了吧?

言安希轻声问道:“们……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管家回答道:“我还是不放心慕先生身上的伤,让医生再来检查一遍。”

“这样啊……”言安希点点头。

没过多久,慕迟曜就出来了,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袍,看上去心情很是不错。

言安希看了他一眼。

管家喊道:“慕先生。”

慕迟曜没有在意,而是看了言安希一眼,眉头忽然一皱。

他快步的朝她走了过来,低斥道:“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言安希愣了,低头看了自己一眼,不解的问:“怎么了吗?”

她一直都穿成这个样子啊,穿着他的衬衫,很大,然后也穿了自己的牛仔短裤在里面,虽然说是休闲居家了一点,上不了台面,但是她现在就是在家啊。

难不成还要穿晚礼服啊?

他自己不也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袍么?

只是刚刚帮他洗澡的时候,衬衫上被溅了水,有些湿,也就有一点点透明了。

慕迟曜懒得和她废话,直接把她推到床上,言安希猝不及防,倒在床上,吓了一跳。

他低头看着她:“想什么呢?给我躺好,盖上被子。”

言安希呆呆的拉过被子,把自己盖好,只露出脑袋来,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他。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走到沙发处坐下:“动作快点。”

家庭医生点点头:“是,慕先生。”

慕迟曜的浴袍被拉了下来,露出肩膀上的伤。

言安希揪着被子,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看着他。

慕迟曜虽然在沙发那边,但是目光也一直在她身上。

言安希和他的目光对上的时候,心尖一颤,有些被他吸引住的感觉。

她就这么看着。

家庭医生仔细的又检查了一遍他的伤口,然后说道:“慕先生,伤口再过两个星期,差不多就可以痊愈了。但是您今晚让伤口沾了水,恐怕会恶化,延长痊愈的时间。”

慕迟曜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然后就不说话了,好像根本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

家庭医生和管家见状,就连忙走出去了,都不用慕迟曜开口。

他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肩膀处,似乎是伤口有些疼。

言安希不假思索的就开口问道:“是伤口疼吗?”

慕迟曜没有回答,而是站了起来,大步的走了过来,站在床边,双手抱臂的看着她:“言安希,卧室里有别的人在,就不会注意一下的穿着?”

“有什么……可以注意的?”

“该死!”慕迟曜低咒一声,“难道就不知道,穿着我的衬衫的时候,有多撩人吗?”

“是让我穿的是……”

“那也是穿给我看的!”

言安希一下子无言以对,脸却慢慢的红了起来。

慕迟曜忽然掀开被子,上了床,在她身边躺下,言安希一惊,小心翼翼的往旁边挪了挪,和他拉开了距离。

慕迟曜也没在意到她的细节动作,自顾自的躺好,然后一伸手,直接把她整个人捞了过来,抱在怀里。

他的力气很大,言安希基本上没有反抗的能力。

而且……反抗的下场,也一定是会激怒他。

莫名的,她有点贪他的怀抱了。

慕迟曜伸手抱住她,然后在她耳边沉声说道:“言安希,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有些事情,是该算算了。”

言安希有些不明白:“……算什么?”

“说呢?”

言安希想了想:“不会是……我从医院追过去找的事吧?”

慕迟曜压低声音:“一件一件,慢慢算。”

言安希心里一颤。

慕迟曜要么是不在意,但是只要他一在意,较起真来,那就是很麻烦了。

她下意识的想要低下头去,慕迟曜却伸手挑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不要试着闪躲,言安希,从现在开始,看着我的眼睛。”

她也照做了,看着他的眼睛,觉得自己快要被吸引进去了。

慕迟曜就是这么一个有魅力,但是也同时让人畏惧的存在。

他的眼睛那么黑,那么深。

“很晚了,”言安希咬着下唇,小声的说道,“我该回房睡觉了。”

“今晚就在这里睡。”慕迟曜强势的回答,“哪里也不许去。”

“可是……”

“没有可是。”

言安希声音里带了一点鼻音:“好吧,如果是要惩罚我的话,那我也……认了。是,我不该贸然去找,影响去找秦苏……”

她说出这个名字,自己都有些不适应和别扭。

秦苏秦苏,她和慕迟曜之间的缘分,牵扯,都因为这个女人而起。

慕迟曜低头,看着怀里的她:“我先问,当时为什么要哭?”

言安希一下子愣住了,看着他深邃的眉眼。

他一开口,没有责怪她,没有奚落她,而是问她,为什么哭?

她惊讶得忘记回答他的问题了,于是听到他很不满的声音:“言安希,哑巴了?”

嗯,这是慕迟曜,没错,这就是慕迟曜。

“我……”言安希死不承认,“我没哭。”

他凉凉的说道:“不承认?很好。”

“我没哭,那是雨水,不是眼泪。”

反正言安希是打算耍赖到底了。

“我没瞎,言安希。不就是说起了秦苏,好好的,突然就哭什么?嗯?”

秦苏秦苏,又是秦苏。

言安希咬着下唇,拼命的摇头:“我就是没有哭。”

慕迟曜见状,也伸手,把她的红唇从牙齿下解救出来,不让她继续咬。

他忽然唇角一勾,淡淡的说道:“言安希,是在嫉妒秦苏,对吗?”

心里的事情一下子被他说中,言安希一慌,然后不说话了。

她不想承认,她嫉妒秦苏。

为什么嫉妒呢……因为,因为……

她不会承认的,她也不敢面对心底最真实的感觉。

言安希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我没有。”她回答,“我都没有见过秦苏,我为什么要嫉妒她?

“觉得我是在乱说吗?”慕迟曜紧紧的盯着她,“言安希,如果需要一个嫉妒秦苏的理由,我现在可以给。”

言安希震惊的看着他,心里的惶恐一下子到了极致。

滴92章:你在嫉妒

♂? ,,

滴92章:在嫉妒

慕迟曜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吗?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言安希,嫉妒。在嫉妒,我爱秦苏。”

慕迟曜记得很清楚,她当时的情绪还是比较稳定的,在说起秦苏之后,她才慢慢红了眼眶。

言安希连连摇头:“不,我没有,我没有……”

“不要骗自己了。”

言安希躺在慕迟曜怀里,耳边是他的声音,鼻尖萦绕着他的味道,她觉得她整个人……都已经沦陷了。

他这么直接的戳穿了她的心思。

慕迟曜的手牢牢的扣着她的腰,让她和自己贴合得更加紧密:“言安希,告诉我,为什么嫉妒我爱秦苏?嗯?”

言安希现在是被他完掌控了,她无路可逃,无路可退,就连想要低头不看他,下巴都被他强硬的抬起来。

她只能看着他,直直的看着他,被他打量,被他探究,被他看都一清二楚。

慕迟曜等着她的回答。

“我……”

言安希想否认,可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她一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是哽咽的。

慕迟曜皱起了眉。

“言安希,回答……”

慕迟曜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下子就顿住了,眼睛里闪过慌乱,却又带着很明显的欣喜。

因为,言安希哭了。

言安希真的忍不住了,她在慕迟曜的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慕迟曜没有去给她擦眼泪,也没有说任何哄她的话,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哭。

她的眼泪流到了他的手背上,他也没去在意。

甚至他一直都抬着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大颗大颗的眼泪,从这双灵动富有生气的眼睛里,滑落下来。

一行一行的,言安希根本控制不住,眼泪一直不停的往下掉。

慕迟曜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带着一点循循善诱的味道:“言安希,再一次哭了。告诉我,为什么要哭,为什么嫉妒秦苏?”

循循善诱啊。

慕迟曜这是在引诱言安希,把心里话都给说出来。

虽然,他其实已经猜到,她心里的真实想法了。

但是,他要她说出来,亲口跟他说出来。

言安希看了他一眼,眼眶里含满了晶莹的泪水。

“我……”言安希有些抽噎着说道,“我今天下午,在的衣帽间,翻到秦苏的照片的时候,我就有点……有点难过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慕迟曜。她和我,第一眼看上去,的确很像,但是五官……五官其实一点也不像啊!其实,很爱她,真的很爱她,都保存着她的照片……”

慕迟曜终于伸手,替她轻轻的擦去泪水,声音也不自觉的放柔了一点:“言安希,继续说下去。”

她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今天,有人看到了她,知道了她或许还没死,二话不说就离开,去发现她的地方去了。慕迟曜,说,心里一直都有她,是不是?”

他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这是我和她的事情,为什么要哭呢?”

言安希闭了闭眼,大颗大颗的眼泪继续落了下来。

她抽泣了一下,缓缓的抬眼看着慕迟曜,双手紧紧的揪着他胸口的浴袍:“因为,我喜欢上了。”

慕迟曜忽然一笑,薄唇扬起一抹十分好看的弧度,连眼睛里,都蓄满了笑意。

他循循善诱这么久,终于成功的让把她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是的,言安希喜欢他,不然,她不会哭得这么难过。

言安希看着他的笑容,却有些恍惚了:“慕迟曜,我是不是很自不量力?”

他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眼睛里有着意味深长的神色。

“这么的高高在上,遥不可攀,我怎么会喜欢上呢?”言安希喃喃的说道,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是她知道,慕迟曜在听的。

既然已经说出来了,那就索性……都说了吧。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但是,在知道和秦苏的那段过去的时候,我真的很难过,尤其是在看到那么在意她,甚至不惜把慕城翻过来,也要找到她的时候,我心里好像……就这么空了一块。”

“慕迟曜,这辈子,只这么在乎过秦苏吧?她命真好,能被喜欢上,被这么惦记着。像这样自大又狂妄的人,平时冷漠张扬,在她面前,肯定很温柔很体贴吧。”

“总之,我就这么喜欢上了,我想否认,可是心底的感觉太强烈了。我忍不住哭了,没有想到被发现。慕迟曜,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吧。”

说到这里,言安希定定的看着他:“让我走吧,好好休息。明天早上起来后,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什么也没说过。”

就这样吧。

就当她是在说一场胡话,天亮之后,他还是他,她也还是她。

他是慕迟曜,一手遮天,权倾商界的慕迟曜。

她喜欢上了他,是注定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言安希想,她这也算是……表白吧?

她这辈子做得最大胆的事情,估计就是这件事情了。

明明知道没有结果,可还是飞蛾扑火了。

言安希吸了吸鼻子,说出来之后,有些忐忑,她推了推他,想要起身,离开这里。

因为太丢脸了啊。

慕迟曜却看着她,忽然翻身,抓住了她抵在他胸膛上的手,把她牢牢的压在了身下。

言安希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天翻地覆,再次抬眼的时候,面前就是慕迟曜俊美的脸。

“想走?”他定定的看着她,鼻尖几乎要碰上她的鼻尖,“言安希,今天晚上,就别想这么容易的就走了。”

“为什么啊……”

言安希看着他,吸了吸鼻子,眼泪还没有干,泪珠挂在眼睫上,看着他,心里的越发委屈。

她身为一个女孩子,都率先表白,说喜欢他了,尊严和面子什么的,已经统统都不要了。

她把这句话给说出来,也就是想求一个心里踏实。

慕迟曜,我喜欢。

“把刚刚的那句话,再说一遍。”慕迟曜的声音又低又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

“哪句话?”言安希问道,想了想,说道,“我要走了,好好休息吧,这一句?”

“不是。”

言安希又问道:“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吧,这句吗?”

慕迟曜再次摇摇头:“不是。”

“那我不记得我说过什么了……”

“言安希,好像很喜欢装傻?”

“我没有。”

慕迟曜忽然笑了一声,的薄唇轻轻的蹭着她的耳垂,呼出的热气让言安希浑身都酥了,声音也有点抖了。

“慕迟曜……”

“把那四个字,再说一遍。”慕迟曜终于给了她一点提示,“快点,言安希。”

他似乎是有些不耐烦,可是又不像,更像是迫不及待要听到她说话。

于是,他双手撑在她的身侧,从她耳畔起身,和她对视着。

言安希看着他深邃的眼睛,咬了咬唇:“我不说了……”

“为什么?”

“有些话,只能说一次的。”言安希说着说着,有些委屈,“慕迟曜,我是一个女生啊……”

“怎么了吗?”

“我都已经先鼓起我最后一点勇气了,跟告白了。都没有正面的回答过我一个字,也就算了,现在还要求我,再表白一次……慕迟曜,怎么会有这么无理取闹的人啊?”

她从说了喜欢他到现在,他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

他要是不喜欢她,就把她推开,然后她走。

可是他没有。

他要是也对她有感觉,那他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态度啊……

言安希撇撇嘴,算了,她还是猜不中慕迟曜的心思。

慕迟曜现在也不说喜欢她,也不让她走,强硬的把她压在身下……

“我无理取闹?”慕迟曜眉尾一挑,“言安希,是第一个敢这么说我的人。”

言安希不再看他,偏过头去,推了推他的胸膛:“起开。”

“我说了,把那四个字,再说一遍。”

“不说!”言安希一气,脾气忽然也就上来了,“我凭什么还要说啊?我已经说过了,说得很清楚了,也听到了。我知道,我是自不量力,我是妄想,这样的人,我根本奢望不上的。我现在已经觉得很没有面子了,慕迟曜,到底懂不懂啊……”

她越是这么抓狂,慕迟曜脸上的笑意,反而就越大。

言安希说到最后的时候,慕迟曜忽然低头,亲了亲她的唇角。

言安希的话一下子就顿住了,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不懂。所以……”他拉长了声音,“再说一遍,或许我就懂了。”

言安希摇摇头:“不说不说不说,再也不说了!”

慕迟曜又低头,亲了一下她的唇角:“那什么时候说了,什么时候放走。”

“啊……”言安希一下子有些垂头丧气,“慕迟曜,为什么这么的坚持,让我说我喜……这四个字啊!”

“想听罢了。”

“可是我不想再说。”

慕迟曜忽然唇角一勾:“言安希,说一句,我给弟弟一个月的医疗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