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黄

李华说了半天。

楚蕴的脸色才终于好看了点。

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华,“你真的知道错了?”

李华点头,“是的我知道错了,我一定努力,给你更好的生活。以后你想要什么生活,我都可以给你。”

楚蕴眨了眨眼,一个主意浮上脑海。

李华不是觉得于漫是个虚荣的女人吗?不能白担了这个罪名不是。

楚蕴道,“既然你这么诚心认错,那,我就原谅你好了。”

“可是,这么轻易原谅你,以后该不长记性了。”楚蕴笑容微凉。

“不行,怎么你也得表示表示才行。”

只要不分手,别说一点表示。

就是让他跪在地上磕头都行。

经历过前世那些侮辱,磕头认错,根本不算事。

红衣女孩清爽动人

李华拍着胸脯,“只要能让你高兴,让我做什么都行。”

“说吧,女王大人今天想让我做什么,奴才一定办到。”

这可是你说的。

楚蕴笑着道,“今天你让我浪费了四个多小时,那你也得赔我四个小时。

我正好想去商场逛逛,你陪我去吧。”

“好好好。”不就是陪逛街吗?太简单了。

李华看着楚蕴嘴角浅浅的弧度,心里一动,手就伸了过来。

“啪。”

“嘶~”李华捂着手,有些怨恨的看着楚蕴。

这女人下手也太重了。

不就是想牵个手吗?

楚蕴冷冷的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靠近我。

和我至少保持一米的距离。”

李华:…….毛病。

“听到没有?”

李华,“行行行。”只要不分手,什么都好说。

反正女人惯会口是心非了。

等到气消了,指不定自己往他身上扑。

楚蕴带着李华直接就往市中心走。

李华本来想去等公交车的。

以前两人出去买东西什么的,向来都是坐公交。

有时候李华累了,想打车,还被原主一阵说道。

所以,今天李华也是照例朝公交站走。

“等等,今天咱们打车吧。”楚蕴说道。

李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楚蕴,这还是他那个抠抠搜搜的女朋友?

“我想了想,也不能太省,该享受生活还是应该享受的。”

李华连忙表示赞同,“漫漫,你说的太对了。”

可不就是应该享受生活吗?

于漫之前就是太抠门了,和她在一起别说享受,不遭罪都好。

这也是他整天宁愿窝在宿舍打游戏也不愿意出门的原因。

去个地方非得挤公交,又脏又挤的。

明明出租车半个小时就能到的,非得挤一个多小时。

在外面吃饭只能点最便宜的炒饭和面条之类。

偶尔想打打牙祭都不行。

这种小钱都不让花,李华更不敢让于漫知道他打游戏每个月花几千块的事了。

不过现在女朋友终于开窍了,李华当然开心。

兴冲冲的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中心。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在一栋泛着金属光泽的大厦面前停下。

付钱,下车。

站在商场门口。

李华摸了摸兜里钱包,有点心虚。

随即又想到于漫抠门的性子。

虽然今天没那么抠了,估计也只是大方了一点点而已。

那么多年的习惯,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完改变。

估计也就是随便逛逛的,饱个眼福。

不买也好,他身上的钱,花光了也买不起两件。

楚蕴直接往二楼的女装店走。

原主一个月生活费也就一千块左右。

除了吃饭和买日用品,也剩不了多少。

平时买衣服的钱,还是用的每年的奖学金。

但是奖学金也不敢部花掉。

她是寄居在叔叔婶婶家。

叔叔家也是普通家庭,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也在本市上大学。

叔叔在一家国企单位做车间主任,一个月也就万把块钱。

婶婶是一家普通单位的会计,一个月四五千。

两个人加起来也不到两万的工资,养了一个儿子,还要养原主。

生活很是拮据。

这也是婶婶一直不满于漫的原因。

原主的奖学金只花掉很小一部分,买的衣服也都是一两百块钱的。夏天的更便宜,几十块的就行。

剩下的就攒着,交来年的学费用。

所以,原主虽然长的漂亮,但是穿的是真的寒酸。

现在身上穿的这身衬衣和牛仔裤,都是前年买的了。

李华虽然家里没有楚蕴那么拮据,但是穿的也普通的衣服。

妆容精致的导购小姐一看两人的模样,就翻了个白眼。

一看就是买不起的穷逼。

再看楚蕴的手已经在几件衣服中间翻来翻去,一脸傲慢。

“要是不买就别摸了,这衣服可不便宜,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弄脏了可得买回去。”

被人这么说,李华尴尬的要死。

他们穿的的确寒酸,从走进这个商场开始,就显得格格不入。

同时心里又愤怒。

又是个狗眼看人低的。

楚蕴则是拿了一件咖啡色修身连衣裙站在镜子面前比划,淡淡的瞥了导购小姐一眼。

“你的意思是我们买不起吗?”

导购小姐冷哼一声,“小姑娘,知道你手里这件衣服多少钱吗?”

楚蕴不慌不忙的翻出价格,“五千块,很多吗?”

导购小姐,“不多,但是你拿得出来吗?”

五千块,这种底层人员一个月的工资都不一定有吧。

别看小姑娘镇定自若的样子,心里指不定怎么慌呢。

导购小姐认定楚蕴在强装镇定,又开口了。

“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就你们两小年轻,不出意外还是学生吧,穷学生能买得起五千块的衣服?”

导购小姐一脸尖酸刻薄。

楚蕴看到李华脸都绿了。

嗯,种马男主装逼的经典桥段。

接下来的正常流程应该是男主拿出银行卡,邪魅一声,“随便刷。”

氮素,现在李华,还真木有装逼的资本。

身上下总共才一万多块钱。

还是以考资格证为借口找家里要的。

咬着牙是买得起这身裙子,但是,接下来,吃什么?喝什么?拿什么买游戏装备?

面对导购小姐嘲讽的目光。

李华也觉得楚蕴是在强装镇定,正想着怎么才能不那么丢面子的说不买的时候。

就听楚蕴说话了。

“谁说我们买不起的?”

楚蕴笑眯眯的看着李华,“你看不起我可以,但是绝对不能看不起我的男朋友,是不是啊亲爱的?”

李华:……这女人今天中邪了?

没听到李华的回答,楚蕴的笑容逐渐变冷,“嗯?”

李华,“…….是。”

“不就是一条裙子吗?买了。”

()

搜狗